弱勢者與國民福祉委員會:公民質詢文


提案種類
編號提案名稱與內容
提案人與連署人
質詢案

案由:為簽訂ECFA之後將造成台灣貧富差距擴大、就業貧窮現象惡化之問題,特提出質詢

說明:
一、香港貧富差距擴大加深社會不公的殷鑑不遠

香港自2003年簽署CEPA至今,陸續出現經濟邊緣化、製造業與服務業嚴重脫節、生產與消費脫節、與中國大陸各地相互依存度提高、人才輸出、貧富差距擴大等現象。

2008年的民意調查顯示高達88.5%的香港居民認為貧富差距非常嚴重,比2003年時更為增加。學者則指出,經濟狀況的改善並沒有舒緩市民對貧富差距和貧窮問題的悲觀看法,而貧富差距持續擴大,也加深了香港本地的社會矛盾。

在香港市民中,又以在就業市場競爭能力較低的老年勞工、中年婦女、身心障礙者和新移民等最受影響,由於上述族群未能穩定就業,常在臨時性的工作中不斷轉換,而淪為失業、就業不足或低薪的「邊緣勞工」。

依 據行政院主計處所做的民國97年家庭收支調查,將台灣地區家庭依可支配所得大小分成5等分,97年最高20%家庭平均每戶183.5萬元,為最低20%家 庭30.4萬元之6.05倍,較96年之5.98倍增加0.07倍。但其中有1.53倍是各級政府社會福利措施所帶來的縮減效果,否則貧富差距倍數將增加 為7.73倍,創下歷史新高。

二、香港與台灣同樣面對「長工時、短工資」工作貧窮者增加之問題

簽訂CEPA之後,香港總 勞動人口由2002年的349萬人增加為2009年的369.5萬人,但女性工資較低、教育程度影響薪資等現象並未改變。而CEPA更加速了香港製造業式 微、服務業就業人口攀升,金融服務、貿易及物流、旅遊和工商業支援與專業服務等4個主要行業的從業人口幾乎囊括半數。然而香港服務業勞工每週工時持續增 加,其中又以零售業、住宿及膳食服務業高達54小時最為嚴重,每天連續勞動超過9小時,對身心狀況與生活品質都造成極大影響。

最高薪與最 低薪的工作者,在簽署CEPA之後人數都增加,但所得差距更形擴大。2008年受到金融海嘯的衝擊,當時高技術工人的失業率仍較低技術工人為低,而後來經 濟復甦,雇主優先開放的卻是低薪彈性的臨時性職位,使得低技術勞動者「長工時、短工資」的就業貧窮情形日益嚴重。

根據行政院主計處資料,99年12月台灣勞工平均工時達到191.1小時,已經遠超過96年同期的183.9小時。而雖然工時增加,但99年12月受雇員工平均薪資卻未隨之上升,平均薪資42,792元,甚至比前年同期降低將近1,200元。

三、政府簽訂ECFA應正視貧窮問題惡化之影響,優先審慎評估。

以 上數據顯示台灣地區在尚未簽訂ECFA之前,原本即存在貧富差距擴大,以及工時拉長、薪資報酬降低的工作貧窮問題。參考香港簽署CEPA後的社會發展情 形,足可作為台灣之殷鑑。政府應在考慮簽署ECFA之前,正視台灣社會貧富差距與社會不公之問題,設法降低對弱勢族群之影響,而非一昧勾勒經濟發展、貿易 自由化之願景,卻避而不談台灣社會將因之分化的事實!

四、馬英九總統承諾的「租稅和社會福利」配套措施在哪裡?
   
馬 英九總統在今年4月25日與民進黨蔡英文主席舉行ECFA電視公開辯論,在回答蔡主席提問時,明白承認ECFA簽訂後「貧富差距、分配不公」問題會更嚴 重,並於辯論中二度宣示將以「租稅和社會福利的手段」,加以處理面對;如今ECFA生效在即,請問解決「貧富差距、分配不公」具體有效的政策措施內容是什 麼?
弱勢者與國民福祉委員會
質詢案
 案由:兩岸簽訂租稅協議或在ECFA架構下簽訂租稅協議,是否符合租稅法定主義的前提?是否對於我國的稅收影響做出稅式支出評估?是否深入研究兩岸租稅環境差異,對國人赴大陸投資和工作者規劃周延的保障?特提出質詢

說明:
一、 國際租稅在教科書上寫道「締約國之雙邊以經濟發展情況和利益相當者,始有訂定協定之共同誘因,否則協定中雖言雙方互免對方稅捐,但雙方互在對方課稅主權下 所納稅負不等,則締約國一方必有稅收損失。因此邏輯上,應係已開發國家和已開發國家、開發中國家與開發中國家互訂租稅協定。」

為考量簽約 國雙方稅法規定、經貿往來情況、已簽訂租稅協定及國際租稅政策等因素,貿易國之間本於互惠原則,就跨境活動產生之各類所得,商訂相關之減、免稅措施,以避 免雙重課稅,並商訂得相互提供稅務行政協助之範圍,以防杜逃稅。我國目前已和16個國家簽訂租稅協定,而中國租稅協定的簽訂國家數量高達89國。
   
惟 我國對中國的貿易依存已接近50%,且將近100萬台商及台幹赴大陸投資或工作,兩國簽訂租稅協議後,該協定之內容將凌駕兩國稅法之上。當前在兩國投資和 國民移住現況失衡,且我國因減稅過度造成國民平均租稅負擔率不斷下探,我們不能不認真深刻考量兩岸租稅協議對我國財政的影響。
   
兩岸租稅需要考量層面相當廣泛,除投資於對方國的廠商利益之外,更有稅務居民如何認定的問題,以及需要考量其他和對方已簽署租稅協定國家的利益,兩岸簽訂之前國內應該有深刻的討論。

二、目前行政院於民國九十八年三月所提出的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新增條文第二十五條之二:
   
「大 陸地區人民、法人、團體或其他機構自臺灣地區取得之收入或所得,及臺灣地區人民、法人、團體或其他機構自大陸地區取得之收入或所得,得於互惠原則下,減免 應納之營業稅及所得稅,以避免在臺灣地區及大陸地區雙重課稅;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並得相互提供防止逃漏稅及徵稅之協助。
   
前項減免稅捐及相互提供協助之範圍、方法、適用程序及其他相關事項之辦法,由財政部依第四條之二規定訂定之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協議事項擬訂,報請行政院核定。」
   
上述關於租稅協議的授權條文,遲未經過立法院完成三讀程序。當前我國跟十六個國家簽署租稅協定,都是依據稅捐稽徵法第五條的法律授權「第五條 財政部得本互惠原則,與外國政府商訂互免稅捐,於報經行政院核准後,以外交換文方式行之。」
   
綜上,我國和中國簽訂租稅協定是否依據稅捐稽徵法,還是依照尚未完成三讀立法通過的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二十五條之二的授權不無疑義。

三、 目前中國稅法規定,外國公司匯出股利、利息和權利金的扣繳率為10%。舉例來說,台商(投資子公司性質)在中國獲利100元,扣繳25﹪營所稅之後,75 元稅後盈餘匯回台灣,台灣的公司須依明年(99年度)營所稅降17﹪,所以需再繳12.75元營所稅,不過由於匯出的過程中國先扣繳了10﹪,也就是 7.5元,這部分可以扣抵,所以台灣公司只要再繳5.25元的所得稅給我國政府。而可分配給股東的淨現金是62.25元,而該股東的報稅所得為 62.25+5.25=67.5元(分配給股東的扣繳額應視為所得),如所得稅率為40%,則其稅額為67.5*40%-5.25=21.75元;如果匯 出中國的扣繳率比照新加坡調降為5%,也就是3.75元,則台商要繳9元營所稅給我國政府,而該股東的綜所稅為15.9元。
   
我國針對這筆台商獲利匯回的所得稅稅收,在未簽兩岸租稅協議之前為27元(5.25+21.75)簽了之後卻減為24.9(9+15.9)元,減少2.1元。
   
目 前如比照中國和香港的租稅協定,匯出股利、利息和權利金的扣繳率為5%,如此一來,對台商匯回獲利增加,但對我國稅收反而減少。且當前85%台商透過第三 地轉投資中國,以國際慣例來看,租稅協定的優惠並不會擴大到由第三地轉投資的廠商。面對這些無法受惠廠商,我國政府該如何因應這個問題。
   
另外,我國目前所得稅法規定外國公司(含中國)匯出股利、利息和權利金的扣繳率為20%,未來簽訂之後勢必調降扣繳率,在吸引陸資和外資的同時,這樣的稅損又將有多少?

四、中國所得稅法是採屬人主義(全球所得皆須課稅),而我國採用的做法是屬地主義,也就是只有在我國領土範圍內發生的所得才需要課稅。
   
簽訂租稅協議後,台商(幹)只要在中國住滿183天,就會被視為「稅務居民」,而必須在中國繳所得稅,這是租稅協定的基本道理。台商(幹)通常去中國工作,回台灣休假。以居留天數來算,絕對是在中國多於在台灣的天數。
   
目 前由於我國所得稅稅率比中國低,稅基範圍也比中國小,台商(幹)實務做法是從台灣的公司支付較高的薪資,從中國的子公司支付較低薪資,藉以迴避較高稅負。 未來租稅協定關於稅務居民的認定,最終到底是採OECD租稅協定認定原則的1、居住天數;2、主要經濟利益;還是3、依國籍和戶籍地。牽涉的是300億的 稅損,請政府告訴我們目前關於稅務居民爭取的認定方向。簽了兩岸租稅協議之後,關於綜合所得稅的稅收到底是減損還是增加?
弱勢者與國民福祉委員會
質詢案
 案由:在兩岸簽訂ECFA架構下,後續可能開放陸資投資國內不動產或住宅,長期以來已成為炒作房價之主要議題,對國人住宅消費能力與產業營運成本,均造成莫大影響與衝擊。此項政策再簽定ECFA之後的規劃方向,是否應持續以「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既有之規範內容繼續執行,暫不放寬相關限制條件?特提出質詢

說明:
一、依據「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第69條之規定:「大陸地區人民、法人、團體或其他機構,或其於第三地區投資之公司,非經主管機關許可,不得在臺灣地區取得、設定或移轉不動產物權。但土地法第十七條第一項所列各款土地,不得取得、設定負擔或承租。
   
前項申請人資格、許可條件及用途、申請程序、申報事項、應備文件、審核方式、未依許可用途使用之處理及其他應遵行事項之辦法,由主管機關擬訂,報請行政院核定之。」
   
在此規範下,近年來國內不動產市場仍以政府將開放陸資投資國內不動產與住宅,做為的炒作房價的主要話題,且政府部門亦坐視此現象的延燒,未曾進行任何更正或政策方向的具體說明。特別在兩岸簽訂ECFA協議之後,此項議題更成為市場炒作者刻意哄抬市場價格的說辭,亦讓房價已然過高的市場泡沫,難以向合理正常發展的趨勢調整。

二、國內住宅價格已嚴重偏高,人民住宅負擔壓力沉重:

國內近幾年來住宅價格炒作情況嚴重,目前所有縣市之房價所得比均超過國際上認定為4倍之合宜標準,其中台北市更達14倍以上,台北縣約10倍,台中縣市、新竹縣市、彰化縣、雲林縣、苗栗縣等,亦高達7倍以上,即使台東縣亦以接近5倍,國人住宅負擔壓力極度沉重,甚至已超過日本與新加坡。
   
雖然此問題的發生原因頗多,但近年來關於ECFA的簽定,確實成為市場炒作房價非常主要的原因與說法,特別在ECFA以簽定的情況下,政府部門更應採取正視聽的做法,避免因ECFA之簽訂,導致國內不動產市場更加惡化,讓人民住宅消費壓力更加擴大。

三、香港回歸經驗實為為害經濟發展的經驗:
   
國內業者多以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之經驗做為哄抬市場價格的說法,然而,香港回歸導致之房價泡沫,確實導致多數香港人民對購置住宅夢想破滅。而隨之而來的房價崩跌,更導致香港金融體系受到極大損傷。前此殷鑑不遠,卻為房地產相關業者與房價炒作者津津樂道的話題。此對國內房價產市場健全化、金融體系與經濟穩定發展,以及民眾基本居住需求之滿足,均形成莫大的潛在壓力。
   
建議政府相關主管單位,應即刻發表關於陸資投資國內不動產之基本政策原則,以維持「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所規範之基本原則,避免國內經濟與不動產市場淪入香港之不當經驗,更可避免國人過度預期與恐慌。
弱勢者與國民福祉委員會
質詢案 案由:為兩岸簽定ECFA對我國總體稅收規模將造成減損,然政府並未進行整體租稅影響進行評估特提出質詢

說明:
一、根據「核心-邊陲」理論,廠商為追求運輸成本的節省及生產上的規模經濟,會傾向移往市場規模較大的區域進行投資與生產,以致區域市場規模愈大,享受的經濟整合利益愈大,最後成為經濟整合區域內投資與生產的核心,市場規模居於劣勢的區域,則因產業外移成為邊陲,投資與生產活動不增反減。此論點在香港與中國大陸簽訂CEPA後,其加工製造業大舉內地轉移現象足已佐證,而兩岸簽訂ECFA之後,台灣將是繼香港之後受中國經濟磁吸效應影響最大的國家。

二、未簽定ECFA之前,台商前往中國投資之資金與模規已遠甚於在台灣投資之比例,兩岸簽訂ECFA後,人員、資金與技術即可自由移動,若廠商權衡在台灣生產的成本仍高於在中國生產的成本,進而大舉選擇移往中國,其影響所致,不僅為產業外移肇致失業率提高,而原可徵收之營業所得稅亦首當其衝,稅收規模銳減形同稅損。就目前稅制結構,營所稅佔總國稅收入幾近30%,而其中又以中小企業貢獻度最高,倘若磁吸效應發生,首當其衝將是中小企業營業所得稅的稅基流失,但至今卻未見政府進行任何評估。

三、簽署ECFA之後,原評估包括成衣、內衣、毛衣、泳衣、毛巾、織襪、製鞋、寢具、袋包箱、家電、石材、陶瓷、中草藥、農藥、動物用藥、環境用藥、木竹製品等十七項產業並未列入早收清單,上述產業多屬勞力密集、與內需市場導向的產業,且早已面臨中國低價傾銷,隨著開放趨勢已定,各項弱勢或中小產業面臨開放衝擊局勢已定,屆時若產業仍未及時完成轉型或升級,誓必造成倒閉風波,連帶造成營所稅稅收損失。

四、磁吸效應不僅導致我國營所稅稅收減少,連帶造成內部失業潮再起,目前我國稅制結構中綜所稅佔國稅稅收幾近25%,而綜所稅中又超過72%是課徵自受薪階級,一旦失業風潮引發連鎖效應,將造現行綜合所得稅的稅收造成巨大衝擊。

五、目前營業稅佔國稅規劃達20%,倘若失業嚴重將導致人民消費能力及意願大減,所影響者將是營業稅的稅收遽減。上述營所稅、綜所稅及營業稅佔國稅規格達75%,任一項稅收減收都會造成收支失衡,更何況ECFA所連動的將是三大主力稅收。

六、政府以促產條例落日後可望增加稅收1480億為由,陸續推動遺產稅、贈與稅、營利事業所得稅減稅,額度高達1800億,一來一往已造成320億稅損;若再加上產創條例施行後的343億租損,國庫財源不增反減,每年總稅損至少660億元,國家財政已達到空前困窘。但政府一概以ECFA將造就我國經濟榮景,經濟起飛,稅收大增,但是對於可能造成上述稅基流失情況卻略而不提,僅見財政部統計自100年起開始執行降稅,我方關稅損失合計34億元一項稅損。稅收為國家財政之母,馬英九認為簽署ECFA之後稅收可望增加,即可透過社會福利制度,協助受ECFA衝擊之弱勢者,然而,稅收可增加多少?增加的稅收是否足以彌平上述各項稅損?政府實有必要立即針對ECFA對我國稅收情況進行全面性估算。
弱勢者與國民福祉委員會
質詢案 案由:與大陸陸簽訂「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就長期而言,影響就業弱勢(身心障礙者、中高齡勞工等)的就業機會及薪資水準,形成工作貧窮問題,為政府在社會救助及福利體系的因應措施特提出質詢

說明:
一、根據立法院法治局的專案報告「CEPA簽署後港、澳社會(就業)變遷」指出,香港經濟轉以服務業為主導,加諸CEPA簽訂,加速香港產業結構之變遷失業率大幅提升,很多原本有穩定工作的工人,一下子變為失業,只能靠兼職或短期工維持生活,一些非技術工種,如清潔工、保安員、快遞員、店員等因應而增,成為邊緣勞工;最受影響的社群包括老年勞工、中年婦女、身心障礙者和新移民等,所以台灣可能重蹈香港的覆轍,台灣是否可以承受這樣的衝擊影響,有沒有提早規劃社會救助及福利因應措施?

二、觀察香港的就業趨勢,主要行業的就業人數分佈來看,以2004年跟2009年比較,人數減少的是製造業4.8%降為3.8%,建造業8.0%降為7.5%,進出口貿易自16%降為15.1%;而增加的金融保險5.2%增為6.0%,地產業2.9%增為3.3%,專業科學技術服務業4.0%增為4.6%,其他服務業9.7%增為10.6%。

三、身心障礙者的從事的前五項行業,比較93年、95年及98年的調查,製造業占第一,分別為22.8%, 22.56 %,25.2%;其他服務業為20%,22%,10.7%,其他服務業就業人口大幅下降;批發及零售業為7.6 %,8.29 %,14.5 %,比較值得注意的是專業科學及技術服務業,自6.0%,4.68%,一路降到1.7%。

四、所以如果簽訂「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減少的就業機會是製造業、進出口貿易等,身心障礙者最常從事的工作,而增加的工作機會,卻是身心障礙者困難進入的工作如專業科學及技術服務業,而這類的工作技能並無法靠轉業訓練就可以養成。

另外身心障礙者的職業多為「非技術工及體力工」(占25.4%)、「技術工、機械設備操作工及組裝工」(占18.9%)、「服務工作人員及售貨員」(占18.8%)、「事務工作人員」(占14.7%)、「技術員及助理專業人員」(占8.4%)。也是容易被取代的職業。

唯一可能增加的工作機會為其他服務業,但是因為進入的門檻低,受到ECFA簽訂影響的其他弱勢勞工亦會轉入這個行業,使身心障礙面臨更多的就業競爭的壓力。

五、這樣的問題同樣出現在中高齡勞工,新移民女性身上,針對可預見的貧窮問題,政府有沒有社會救助及福利措施足以因應。
弱勢者與國民福祉委員會
質詢案
 案由:為確保婦女就業與經濟權益,特針對簽訂ECFA性別影響評估提出質詢

說明:
一、2009年3月7日婦女節前夕,馬英九總統揭示:各部會的中長程計畫及法律案皆須進行性別影響評估,並經兩次婦權會決議。

二、行政院不斷以簽訂ECFA後,將會增加就業人口、提升台灣的經濟競爭力,然看不到行政院提出簽訂ECFA後,台灣就業市場的變動情形,尤其是對於女性就業市場的影響是什麼?開放中國來台投資服務業後,女性增加的就業機會是低薪、可替代性高的工作機會或是穩定、技術門檻較高的工作?政府必須說清楚,而不只是畫大餅給我們看。

三、依據此次簽訂之早損清單,將降低中國22項進口紡織產品關稅,然台灣之紡織業從業人員主要為中高齡婦女,將嚴重衝擊婦女的就業,且多數為微型企業。

四、為了解ECFA對於女性之影響,行政院應提出性別影響評估並針對中高齡婦女家計負擔較重,轉業困難,提出具體、可行之中高齡婦女轉業計畫。
弱勢者與國民福祉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