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與國際經濟委員會:公民質詢文


提案種類
編號提案名稱與內容提案人與連署人
質詢案

案由:就行政院陸委會認為「ECFA是具有兩岸特色的綱要性經濟合作協議,不是自由貿易協定(FTA)」此一說法有違反WTO基本原則之嫌,以及自由化進程模糊導致國內產業界難以因應等弊病,提出質詢。

主旨:行政院陸委會於2009年7月19日聲明(中央社:ECFA參考東協加一協定),政府參考大陸與東協國家簽署的全面性經濟合作架構協定簽訂ECFA。經查東協與中國都是以開發中(國家)成員的身份加入WTO,其於2002年所簽訂的經濟合作架構協定乃引用成立條件比較寬鬆的「授權條款」(Enabling Clause)而來,然而由於台灣入會時已放棄開發中(國家)成員的權利,不能援引授權條款作為法源,就商品貿易部分只能引用GATT 第24條(規範FTA的法源),且ECFA強調「逐步到位」,所以應屬於該條文中分階段自由化的「過渡協定」(interim agreement)。

總之,ECFA屬於FTA無誤,陸委會上述ECFA並非WTO架構下的FTA,並刻意強調深具「兩岸特色」的說法,不僅ECFA添增不確定性,產業界更難因應,且已讓兩岸經貿關係由多邊化朝雙邊化發展,這對國際經貿空間的開拓,可能帶來不利影響。

說明:由於兩岸皆是WTO成員,簽署排除其他成員適用的貿易協定必須具備法源,就商品貿易而言,WTO架構下的法源只有兩種,一個是GATT第24條,另一個則是如果簽約方都是開發中國家,尚可引用成立條件比較寬鬆的「授權條款」。所謂條件比較寬鬆主要指不必受到「一定合理期間內撤除絕大部分貿易之障礙」的限制。一定合理期間一般為10年,除非出現足以成為例外的緣由,至於絕大部分貿易雖有爭議,但一般將之解為9成或至少八成以上的貿易項目或金額。

但陸委會「ECFA並非FTA」的說法顯然大有問題,理由如下:

首先,由於台灣入會時已放棄開發中成員的權利(WT/ACC/TPKM/18. p.9)(註一),所以ECFA不能援引授權條款,只能適用GATT第24條,而GATT即是FTA的法源,因此ECFA就是FTA!

其次,GATT第24條明文規定,FTA簽約方應具備「計畫與降稅時間表」(”plan and schedule”),但ECFA文本中並沒有明訂自由化時程,僅有「儘速完成」此類模糊字眼,顯然有違反WTO規範之嫌。

再者,由於ECFA的自由化期程不明確、內容模糊,造成台灣產業、受衝擊行業、人民,甚至貿易夥伴都難以因應,嚴重違反透明化原則。

ECFA(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既已簽署,接下來該進行的是國內外法律程序,首先須經立法院審議跟批准方才生效,並在實施前正式通報文本和內容,然後接受是否符合「WTO標準與規範」的檢視。雖說截至目前WTO尚無駁回區域貿易協定的前例,但因為ECFA的設計與洽簽方式確屬罕見,加上兩岸極其重要的全球經貿地位,一旦簽署排除其他會員適用的經貿協定,自然會引起各國關切。到時候ECFA會不會成為「黑天鵝」(例外),甚至引發其他貿易夥伴的異議,確實值得留意。

總而言之,ECFA屬於FTA無誤,陸委會上述ECFA並非WTO架構下的FTA,並刻意強調深具「兩岸特色」的說法,不僅為ECFA添增不確定性,產業界的生產與未來投資更是難因應,且已讓兩岸經貿關係由多邊化朝雙邊化發展,這對台灣國際經貿空間的開拓,可能帶來不利影響。

註一:”…The representative of Chinese Taipei stated that his government would not claim any right granted under WTO Agreements to developing country Members….”(WT/ACC/TPKM/18. p.9),引文與相關爭議則見

http://ekm92.trade.gov.tw/BOFT/OpenFileService?file_id=24096c970a1822f99f41e9d4c8d9fedf&context=83ee4cf785ad25a257533d1ac7c3b82f;另見卓慧菀,「ECFA不須與必須公投」,蘋果日報,2009.06.17, 參見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1714208/IssueID/20090617
提案人:台灣與國際經濟委員會
執筆:洪財隆
連署人:台灣與國際經濟委員會所有成員

質詢案
 案由:台灣將以在WTO的名稱「台澎金馬個別關稅領域」(簡稱中華台北)與新加坡洽簽經合協議,台灣官方並宣稱,台星經合協議性質屬於「經濟體」對「經濟體」,本委員會認為馬政府的這些作為已嚴重讓台灣「去主權化」,並主張:台灣與包括中國在內任何國家簽訂任何條約或協議,若不用中華民國之名稱或身份, 必須經過公民投票授權,始得為之。

說明:由於中國橫加打壓,台灣在國際舞台的生存空間受到嚴重威脅,近來FTA(自由貿易協定)成為風潮,台灣繼政治被杯葛,現在連經濟也面臨孤立。因此,國人不得已但逐漸有共識,對外參與國際活動的名稱有所謂的優先順序,依序為

1.台灣(或中華民國)
2.中華民國(或台灣)
3.中華台北(奧運模式或APEC模式,以及在WTO的名稱「台澎金馬個別關稅領域」之簡稱)
4.中國台北(亞銀模式,被迫更名)
5.中國台灣(最糟糕模式!)

但無論是中華台北或中國台北等名稱,台灣都是為了參與國際多邊組織,非常無奈下的選擇!

但針對台星洽簽經濟合作協議,我們認為卻有以下幾項嚴重後遺症:

1.台星只是雙邊協議,且新加坡並非台灣重要經貿夥伴,重要性遠不如WTO(世界貿易組織)與APEC(亞太經濟合作會議)等國際多邊或區域經貿組織,成本效益角度,台灣實在無此必要在名稱上做此犧牲!
2.台星模式是台灣的自行選擇,與台灣迫於國際政治現實,加入WTO無奈下接受「台澎金馬個別關稅領域」(簡稱中華台北),或APEC(中華台北)等名稱,兩者意涵天差地別!別人對你的定義跟自行定義,意義當然不一樣。對於損及國格與主權完整的(雙邊)台星模式,馬政府非但不見爭取更好的名稱,也沒有抗議或保留異議,甚至還洋洋得意,拿來當偉大成就,誠屬不可思議!
3.甚至,馬政府還以「經濟體」對「經濟體」來詮釋台星模式,不僅自己不是官方,這下連新加坡(雖然是以國家身份加入WTO)都成了經濟體,亦即台星模式成為徹徹底底的民間對民間交往模式,這是繼ECFA之後,此一模式擴大使用的第一步,對台灣主權的傷害,莫此為甚!

總之,未來台星模式一旦確立,成為慣例之後,台灣從此就名副其實,成為「地區」或「經濟體」!不再是主權獨立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