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建立兩岸人權對話機制民間團體向海基會遞交人權議題清單

張貼者:2011年10月17日 下午9:15administrator csawa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海基會)與海峽兩岸關係協會(海協會),將於19日至21日,在天津舉行第七次江陳會。此次會議預定簽署「兩岸核電安全合作協議」,並就「兩岸投資保障協議」繼續進行協商。鑒於兩岸談判官員對人權議題的忽視,談判過程亦缺乏資訊公開與公民參與,「兩岸協議」監督聯盟、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台北律師公會人權委員會、台灣人權促進會等民間團體,於18日向海基會遞交《第七次江陳會人權議題清單》,並呼籲建立兩岸人權對話機制:

一、     簽訂《兩岸人身保障協議》:

    「兩岸協議」監督聯盟召集人賴中強指出:此次《兩岸投資保障協議》未能簽訂,最大的原因是兩岸法制上的差異,此一差異必須由兩岸權責機關(台灣的法務部與中國的公安部、司法部)正面積極協商,方可能解決,日後也才有落實協議的可能。兩督盟主張:目前雙方投保協議人身保障議題及投資紛爭解決機制談判遇到瓶頸,應由台灣的法務部與中國的公安部、司法部官員直接上談判桌溝通,並應廣泛徵詢兩岸公民團體與權益受害者的意見。我們認為,人身保障涵蓋的事項,絕對不能僅限於受拘留逮捕後的通知與通報機制,還應該包括:家屬探視權、官員探視權、委任律師、律師在場權、限制人身自由的正當法律程序(廢除公安拘留制度)、救濟與提審程序;人身保障涵蓋的對象,不限於投資者、員工與隨行家屬,還須包括所有在對岸求學、就業、探親、旅遊、參訪的所有國民。因此,推動兩岸簽訂《兩岸人身保障協議》,方能確保雙方人民在對岸的人身安全與自由。兩督盟呼籲海基會、海協會應就中國刑事訴訟法修正草案對於人權的危害,及其對於在中國的台灣人所造成的衝擊進行對話。

二、檢討侵害人權的「收容」制度:

    現行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十八條規定「大陸地區人民,於強制出境前,得暫予收容,並得令其從事勞務。」,大陸地區人民非法入境或非法打工,被逮捕後、遣送出境前,迭有遭到長期收容、遲遲無法返國的情形,且台灣現行司法實務將收容排除於提審法的適用,此對人身自由的侵害,實不亞於台商在對岸遭公安違法或不當拘留。我們主張:海基會與海協會應就台灣「收容」制度對於人權的侵害進行檢討,要求台灣政府依據國際人權公約修改相關法律,並應要求中國政府積極負起接返其國民之責任,雙方並應依照實際需求重新修訂或補充1990年《金門協議》之約定。

三、兩岸核電安全協議,誰能安心? 

在中國沒有公民社會監督的民主程序,核電廠都是不公開資訊,其安全措施或資訊外界所知不多,在黑箱作業的情況下,等到真的出了問題,其傷害與損失更是不可估計。例如深圳大亞灣核電站在20105月發生核洩漏事故,消息卻遭受封鎖,全香港的傳媒,在事件發生一個月之後都毫不知情,至傳媒報道有關消息,中電才證實事件。不到半年,大亞灣核電站又再度發生8年來最嚴重的核輻射洩漏事件,屬國際核事故級別中第一級的「異常事件」,但核電公司又遲了10天才通知港府,引發港人極大的疑慮與不安。

目前中共在沿海蓋了14座核電機組(興建中的機組數量有26),而且將大舉採用的AP1000 的核電機組,是無法承受福島式的震度跟海嘯影響,大陸與台灣只隔著台灣海峽,不但輻射塵極易隨風飄散到台灣,一旦核外洩入海,因潮流作用,廢水或汙染水將大大衝擊台灣西海岸生態與80%人口。任何一個地區的核電廠若發生問題,很可能變成區域性甚至全球性的災難。另外,本次核安協議不但不包括核電發展、技術移轉與核廢料處理,近年中國極力快速發展本國核能產業,其技術安全性與後續延伸的廢料處置更令人擔憂。

因此我們呼籲政府應該立即說明,該如何具體運用「將核安事項列入江陳會議題」的機制,並研擬針對未來中國所新建的核電廠中,台灣能如何參與意見。在這類跨國核安協商上,不是沒有案例可循,可參考德國面對波蘭新建核電廠的做法,例如要求參與波蘭核電計畫的政策環評過程,要求資訊的公開與表達對核安的疑慮。


四、暫停台灣公民連松慶死刑之執行,並重啟審判程序:

    今年623日國際特赦組織總部(Amnesty International)針對二位在中國面臨死刑執行的個案,發出了緊急救援聲明(197/11 Index: ASA 17/028/2011 China),台灣公民連松慶與香港公民單曉眉被控販運毒品,遭判死刑。案件審理中,香港警方高級督察書函指出關鍵證據提及的香港貨櫃中「並無檢獲毒品」,但廣東中級人民法院不予採信,而採信港警另一書面證據,引起爭議。我們認為,本案審理出現證據矛盾之情形,基於生命的不可回復,呼籲中國當局暫停連松慶死刑之執行,並重啟審判程序。

兩督盟對投保協議的基本要求

張貼者:2011年9月20日 下午9:41administrator csawa   [ 已更新 2011年9月20日 下午9:48 ]


 


媒體報導,為衝刺九月底舉行江陳會,本周經濟部官員將與對岸官員就兩岸投資保障協議進行關鍵協商,甚至有官員表示,這將是簽署前的最後協商,我們對於這樣的談判情勢,感到憂心。

   

    多年來,要求中國政府充分保障台商(包括員工及隨行家屬)的人身安全、人身自由與財產投資,是台灣朝野與民間一致的呼籲。但是,目前的談判進展,我們看到台商人身安全保障議題,已經被窄化成「台商遭拘捕後的通知、通報」問題,我們看到政府棄守先前宣示的「國際仲裁」立場,接受對岸以「調解」取代「仲裁」,做為投資人與政府間(P to G)紛爭解決機制。

   

    兩督盟呼籲我方談判官員,站穩立場,就以下基本要求,與中方據理力爭


一、建立「無例外」的人身安全通報機制:


目前兩岸洽談中的台商(包括員工及隨行家屬)人身自由受限制時的通知與通

報議題,現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規定:「公安機關拘留人的時候,必須出示拘留證。拘留後,除有礙偵查或者無法通知的情形以外,應當把拘留的原因和羈押的處所,在二十四小時以內,通知被拘留人的家屬或者他的所在單位。」,實際情形,絕大多數案件,中國公安均以「有礙偵查」為由,不通知家屬。因此,兩岸真正需要協商的,並非究竟要「直接引用」中國刑事訴訟法,或者以「國民待遇」原則比照中國刑事訴訟法,在二者間打轉,而應是:在協議中明文要求中國承諾修改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及第七十二條規定,將例外得不通知家屬規定刪除,只要國人在對岸人身自由受限制,無論是拘留、逮捕、監視居住或其他,一律要在二十四小時內通知家屬,並通知我方權責機構

    然而,令人遺憾地,中國人大於八月底公布的刑事訴訟法修正草案,非但沒有刪除前述例外不通報的規定,反而增加了「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犯罪,通知『可能』有礙偵查」等例外不通報的規定,並增列「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之秘密逮捕制度,未來台商的人身安全,將更沒有保障。

 

二、保障「家屬探視權」「我方官員探視權」「委任律師權」:

通知、通報的目的並不是讓政府存檔、參考用,而是要讓外界得以提供及時

必要的法律及其他援助,避免台商遭受酷刑、逼供與不正訊問。因此,通報制度應搭配受通知或通報後的「家屬探視權」「我方官員探視權」,並讓家屬及我方官員得以協助委任律師。中國應於協議中承諾將相關規定,納入新修正的刑事訴訟法。這樣,通知、通報機制才會有意義,台商才不會在黑牢中孤立無援。

 

三、保障「律師在場權」:

    在台灣,警察訊問犯罪嫌疑人時,委任律師可以全程在場,以避免刑求、逼供與不正訊問,並瞭解案情提供當事人必要的法律服務。反之,中國律師法第三十三條雖然規定犯罪嫌疑人自「被偵查機關第一次訊問或者採取強制措施之日起」得委任律師,但是律師只能「接見」犯罪嫌疑人,當公安訊問犯罪嫌疑人時,中國刑事訴訟法並未賦予律師「在場」權,造成台商人身自由、人身安全的威脅。中國應於協議中承諾修正刑事訴訟法,明文保障自偵查機關第一次訊問時起之「律師在場權」。

 

四、要求中國逐步廢除公安拘留制度,並建立提審程序:

    在台灣,無論是警察、調查局或檢察官,均無權羈押犯罪嫌疑人。如果有逃亡、湮滅證據之虞時,檢察官必須在二十四小時內提出相當之證據聲請法院裁定,而在法院作出是否准允羈押之裁定前,必須聆聽雙方之陳述,經正當法律程序。反觀中國,中國刑事訴訟法第六十九條規定:「公安機關對被拘留的人,認為需要逮捕的,應當在拘留後的三日以內,提請人民檢察院審查批准。在特殊情況下,提請審查批准的時間可以延長一日至四日。對於流竄作案、多次作案、結伙作案的重大嫌疑分子,提請審查批准的時間可以延長至三十日。人民檢察院應當自接到公安機關提請批准逮捕書後的七日以內,作出批准逮捕或者不批准逮捕的決定」。在中國的制度下,中國公安不經過法官審訊,就可以把台商關到黑牢裡,一關就是七天,三十天,或更久,這個制度在中國稱作「(逮捕前的)拘留」;這期間台商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或將任人刑求逼供。吳揆聲稱投保協議建立通報制度後,人身保障有重大突破,我們不禁要問,難道,公安通報之後,黑牢就不再是黑牢了嗎?

    截至目前為止,中國對於我國立法院要求「檢討公安機構對台灣投資人(包括台幹以及眷屬)『拘留』制度並建立『提審』程序」,根本沒有做出任何回應。我們呼籲我方談判官員,應要求於協議本文載明中方應逐步廢除公安拘留制度,並建立提審程序,並至遲於三年內完成

 

五、要求中國逐步廢除民事限制出境制度:

    在中國經商,除了要面對中國公安的刑事追訴外,更令人不可思議的,「有民事債務糾紛」居然可以是限制出境的理由,嚴重剝奪了台商的遷徙自由。依據中國「關於依法限制外國人和中國公民出境問題的若干規定」,凡是「有未了結民事案件(包括經濟糾紛案件)」者,人民法院經審批程序後,可以限制當事人出境。實務上,台商與其大陸合夥人、供應商間如果有商業糾紛,大陸合夥人、供應商動輒依照此一規定,向法院聲請限制台商出境,直到台商拿錢出來解決為止。

    截至目前為止,中國對於我國立法院要求檢討「關於依法限制外國人和中國公民出境問題的若干規定」,根本沒有做出任何回應。我們呼籲我方談判官員,應要求於協議本文載明中方應逐步廢除民事限制出境制度,並至遲兩年內完成

 

六、堅持國際仲裁立場:

    仲裁與調解截然不同,仲裁人依據事實、證據、法律作出的判斷,其結論如同法官判決無須取得雙方同意,對雙方都有拘束力;反之,採用調解制,調解人只能盡力促成雙方和解,調解人提出的調解方案,必須雙方同意,才能成立調解,只要中國當地政府不接受調解方案,調解不成立,台商也投訴無門。目前經濟部官員與對岸拉鋸中的,僅是如果雙方同意調解方案、成立調解後,如何確保中國地方法院確實執行調解結論,這已經背離先前宣示的「國際仲裁」立場。

    我們認為,如果對岸對「國際仲裁」字眼敏感,或可改為「兩岸以外,具長年信譽及專業能力之第三方客觀仲裁機構」。並約定如雙方無法就仲裁機構達成合意時,應採用之特定仲裁機構及仲裁規則。

 

七、以上事項,必須正式納入協議文本,不可以所謂記者會草率行事:

    兩岸歷年來所簽協議,白紙黑字納入協議文本執行效果不彰者,所在多有,而未納入協議文本者,更難令人相信其效力。吳揆日前表示,因中方反對將人身保障納入協議文本,未來將由雙方治安機關以記者會形式公開宣示。我們反對這樣草率的便宜行事,也不相信這樣的記者會,具有協議的拘束力。

請留給消費者最好的客服,請不要帶走年輕人的就業機會

張貼者:2011年8月1日 下午9:59administrator csawa

--兩督盟致電信業者的公開信



敬愛的電信業負責人:


拜科技發達與產業進步之賜,電信服務日新月異,而消費者的生活也越加便利,我們要對全體電信業從業人員表達敬意。相信您一定清楚,這幾年來,電信業的營收相當亮眼,以2010年與2004年相較,遠傳電信七年間營收成長44.61%、台灣大哥大成長29.86%、中華電信成長2.11%,整體電信三雄營收成長13.16%

然而,這七年來,依據勞委會統計資料,全國電信業客服人員受雇員工人數,卻由2004年的8277人,大幅減少為2010年的4513人,減少幅度為45.18%,這是何其諷刺!         


                                 單位新台幣千元

 

2004年營收

2010年營收

七年營收成長

2010年淨利

遠傳電信

40,229,481

58,177,343

44.61%

8,848,565

台灣大哥大

45,086,422

58,547,285

29.86%

13,822,186

中華電信

182,562,682

186,410,943

2.11%

47,608,900

電信三雄總計

267,878,585

303,135,571

13.16%

 

    

敬愛的電信業負責人,雖然上週有業者公開否認電信業者將客服中心移往中國,但是,數字會說話,數百萬用戶的使用經驗也會說話,這不是派個公關處長否認,甚或打電話給媒體高層,就能抹去的真相。相信您心中也知道真相為何,其實,在我們提出法律依據、公開指出電信客服中心外移中國是違法行為之前,電信業者並不否認外移的事實。


 敬愛的電信業負責人,我們看到您在中國刊登的求才啟事,以月薪3700元人民幣聘請一位客服人員(底薪1700-1900,績效獎金平均1600,津貼300),這比台灣的基本工資還便宜。但是,在您與股東每年享有數百億、數十億盈餘的同時,您可曾想過那三、四千位因電信業外移而失去工作的台灣勞工?


 敬愛的電信業負責人,電信業經營所需的頻譜與執照是公共的資源,而年輕用戶族群也是這幾年業者創造亮麗營收的關鍵,我們誠摯地呼籲您將客服中心移回台灣,協助解決青年失業問題。依據勞委會全國就業網的分析,電話客服人員年齡大多分布在2235歲左右,女男比例約9:1,而主計處最近公布24歲(含)以下青年的失業率高達12.33%,您只要遵守法律,就可以協助他們!


敬愛的電信業負責人,您也許會說美國零售業不也是把客服中心外包到印度、菲律賓?但是,請不要忘記,您所提供的服務是每一個國民受憲法保障的秘密通信自由,而不是在賣麥當勞漢堡的一號餐、二號餐,中國至今並未制訂《個人資料保護法》《通訊保障及監察法》,把電信客服中心設在中國將威脅國人的個資及通訊自由。敬愛的電信業負責人,與消費者第一線接觸的電話客服人員,決定了客戶對  貴公司的印象,外包中國雖然可以降低成本,但是欠缺在地文化的了解,是無法提供良好的電話客服。中國客服人員不知道「艋舺」、「西門町」,如何可能精確地回答客戶最近的維修站在哪?沒有台灣的法治觀念,如何拿捏電話催收的分寸?不瞭解在地人際互動的習慣,如何區分熱情與強迫推銷的分際?


    敬愛的電信業負責人,我們知道在全球化的趨勢下,台灣電信業紛紛前往中國發展,不過您也一定聽過張忠謀先生「擴大贏者圈」才能使社會更為安定的觀念,當您前往中國投資拓展事業版圖、擴張市場的同時,請不要把台灣年輕人的就業機會帶走,也請把適合在地文化的客服中心留給消費者。


    這是我們誠摯的呼籲!

 

「兩岸協議」監督聯盟召集人 賴中強律師

 201182

[Joint Statement] Concerning China’s judicial injustice ; Protesting the numbness of Taiwan’s government

張貼者:2011年7月27日 下午10:22administrator csawa

Joint Statement by
Amnesty International Taiwan, Cross-Strait Agreement Watch Alliance, Taiwan Alliance to End Death Penalty and Taiwan Association for Human Rights

On June 23, 2011, Amnesty International (AI) launched an urgent action to prevent the execution of two men – one of them a Taiwanese citizen, Lien Sung-ching – who are currently facing a death sentence in mainland China. With specific regard to the case, AI particularly pointed out the significant flaws in the judicial process and the controversial methods used to authenticate evidence

In order to actively support the two death row inmates, human rights groups sent an official document to Taiwan government, including the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MOFA), the Mainland Affairs Council and the Ministry of Justice (MOJ). The aim of this joint action was to demand an immediate intervention by the Taiwanese government on behalf of its citizen detained in mainland China. Three weeks later, however, the government’s response disappointedly showed that Taiwanese authorities were more concerned about avoiding any responsibility rather than implementing a genuine commitment to improving the critical situation of Lien Sung-ching. As civil society groups, we feel deeply indignant and discouraged: how can the Taiwanese government remain passive in front of the serious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that Lien Sung-ching is enduring in mainland China?

Taiwanese government remains silent on the principle of international mutual legal assistance
The “Vienna Convention on Consular Relations” is a multilateral agreement which has been designed to protect the diplomatic relations between two countries and to guarantee foreign nationals’ rights to consular protection abroad. Article 36(1)(b) provides that “with a view to facilitating the exercise of consular functions relating to nationals of the sending State, (…) if he so requests, the competent authorities of the receiving State shall, without delay, inform the consular post of the sending State if, within its consular district, a national of that State is arrested or committed to prison or to custody pending trial or is detained in any other manner. Any communication addressed to the consular post by the person arrested, in prison, custody or detention shall be forwarded by the said authorities without delay.” Furthermore, “consular officers shall have the right to visit a national of the sending State who is in prison, custody or detention, to converse and correspond with him and to arrange for his legal representation.” The PRC signed and ratified the “Vienna Convention on Consular Relations” in 1979; while the ROC, in accordance with the spirit of this Convention, drafted the “Operating Procedures for Handling with Cases Involving Foreign Nationals.”

US has recently failed to live up to his obligations under the Vienna convention. On July 8th the Texas government executed a Mexican citizen, Humberto Leal Garcia, fueling the fierce opposition of all major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organisations. Charged with rape and murder, Leal Garcia was not informed by American government that under the Vienna convention he was entitled to contact the Mexican consulate in order to seek legal assistance. As a result, he did not have the opportunity to receive a fair trial. United Nations High Commissioner for Human Rights, Navi Pillay publicly criticized the Texan execution, as it violated international law and thus seriously damaged US foreign relations.

According to the Vienna convention, when a Taiwanese citizen is arrested or committed to prison or to custody pending trial in a foreign country, the latter must immediately inform Taiwan local consulate. However, the special political situation between Taiwan and China prevents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above-mentioned convention. We would thus like to ask Taiwanese authorities the following question: in case a ROC citizen who works, studies or travels in mainland China, unfortunately had to face a similar critical situation, what would the government do for him?

Under the principle of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Hong Kong and China has reached an agreement on mutual legal assistance in criminal matters. According to the “Hong Kong Basic Law” and “Hong Kong Bill of Rights Ordinance”, Chinese authorities – including the Ministry of Public Security, the People Prosecutor’s Office and the Ministry of State Security – must inform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when an Hong Kong citizen is facing a death sentence in mainland China. After receiving formal legal notice from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must inform the family members of the inmate and provide assistance to them, in case they would like to forward special requests or appeals to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aiwanese citizen Lien Sung-ching is currently in China, where he is charged with violating the criminal law and could thus be executed at any time. The situation is desperately urgent – however thus far, the Taiwanese government has purposely ignored this case. It has not yet collected comprehensive information about it – not to mention the fact that it has not yet provided legal assistance to Lien and his family members in order to fight for his right to a fair trial.

This case has clearly revealed that cross-strait relations are apparently warming, since in practice under the Chinese judicial system, Taiwanese citizens are often deprived of their personal freedom. Moreover, it has brought out that the “Agreement on Cross-strait Cooperation in Combating Crimes and Mutual Legal Assistance between Taiwan and China” – signed by both countries in 2009 – doesn’t embrace a satisfactory concept of human rights.

As regards Lien Sung-ching case, the Taiwanese government must urge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to take the following three steps:

  • Gather and provide information relating to the conditions of the Taiwanese death row inmate. This includes setting up an information platform with specific regard to the case.
  • Allow Taiwanese authorities, family members and representatives of human rights groups to visit Lien Sung-ching, and appoint a lawyer to assist the defendant during the judicial process.
  • Ensure Lien Sung-ching’s right to a fair trial, in accordance with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standards.
  • Finally, we urge China and Taiwan to immediately sign the “Agreement on the Protection of the Individual’s Personal Safety and Freedom” – according to which both signatories must:

  • Fully protect the personal safety and freedom of ROC citizens in mainland China, as well as PRC citizens in Taiwan. This includes ensuring the detainee’s right to due process and legal representation, among many others.
  • Appoint a Human Rights Commissioner (or a People’s Defender ) to investigate and report on the situation of the detainee committed to prison either in China or Taiwan and to assist him or her in getting legal counsel and requesting court hearings.
  • Mutually ensure that judicial proceedings are conducted fairly, in accordance with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standards.
  • After China and Taiwan have officially confirmed their commitment to the protection of human rights in a bilateral agreement, citizens rights will not be undermined anymore by cultural, institutional and legal gaps – which are currently endangering the lives of too many innocent people.

    [新聞稿]反對電話客服中心(callcenter)外移中國 拯救青年失業、促進身心障礙者就業

    張貼者:2011年7月26日 上午12:36administrator csawa   [ 已更新 2011年7月26日 下午8:04 ]


    反對電話客服中心(call center)外移中國

    拯救青年失業、促進身心障礙者就業


    201045日聯合報報導「電話客服上海腔 雞同鴨講」(標題),「國內電信業者為了降低人事成本,以子公司名義,跨海到對岸設立客服中心,遠距解決客戶的疑難雜症,甚至主動call out到你手機,行銷優惠方案。」,我們關心的不是腔調口音,而是白領工作機會外移,對青年及身心障礙者就業的影響,以及業者將客服資料庫設在中國後,中國法制對個資欠缺充分保障,中國政府對台灣人民通信自由及隱私的威脅。

    依據勞委會的統計資料,全國電信業電話客服人員受雇員工人數,在2004年到2006年平均為7513人 ,2008年到2010年卻大幅下降到平均4248人,大約減少了3265個工作機會。如果依2009年電信業電話客服人員占全體行業電話客服人員比例16.46%推估,這幾年來,全部行業電話客服人員的就業機會大約減少了兩萬個。這是繼製造業外移後,又一波白領就業機會出走潮


    資料來源:行政院勞委會「職類別薪資調查報告」

    我們反對電話客服中心(callcenter)外移中國,主要理由如下:

    一、    中國政府人權紀錄不佳、中國法制對個人資料、通訊自由欠缺保障:中國至今並未制訂《個人資料保護法》《通訊保障及監察法》或類似法律;中國移動及中國聯通公司曾應中國政府政治審查要求,設定「手機簡訊禁止傳輸文字」;而媒體也報導中國解放軍支持的濟南藍翔高級技工學校,就是對中國維權人士的gmail帳戶進行竊取、攻擊的來源。

    二、    威脅國人個資及通訊自由:電話客服中心要為客戶提供服務,必須保有客戶的各項基本資料,將客服中心設在中國將威脅國人的個資及通訊自由。

    三、    欠缺在地文化的了解,無法提供良好的電話客服:上海客服人員,如果不知道「艋舺」、「西門町」,如何可能精確地回答客戶最近的維修站在哪?

    四、    損害青年就業機會:依勞委會全國就業網的分析,電話客服人員年齡分布大多為2235歲左右,女男比例約9:1,客服中心外移中國,嚴重損害年輕人的就業機會。從主計處最近公布24歲(含)以下青年的失業率高達12.33%,就可以了解青年失業嚴重性。

    五、    不利身心障礙者就業:電話客服人員,是身心障礙者比較容易克服先天限制的工作選項,因此,身心障礙者權益保護法第四十六條之一特別規定政府及公營事業電話值機人員應雇用十分之一視障者,客服中心外移中國,不利於身心障礙者就業。

    我們今天在此,提出三項訴求:

    一、要求NCC落實蘇前主委時之決議,徹查電信業者有無將客服中心業務外包至中國:

    2006年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第46次委員會討論電信業者擬將客服中心業務外包至中國,是否涉及個人資料保護法的國際傳遞問題,該次會議作成結論:「電信事業國際傳遞接受國如為大陸地區之申請者,須依據個資法第24 條規定,嚴予審查,即由於目前大陸地區並無完善個人資料保護法令規定,爰限制個人資料傳遞大陸」。電信業者無論將電話客服中心的callincallout服務外包至中國,勢必要將包括客戶姓名及電話等基本資料傳輸至中國方能執行,依NCC前開會議結論係依法限制限制禁止事項,媒體已言之鑿鑿,NCC有必要徹查業者有無將客服中心業務外包至中國,並將徹查結果列為換照及新執照釋出之重要擇選依據。

    、要求經濟部依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對違法至中國投資合作之電信業者開罰:

    經濟部前於2002年依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之授權,禁止電信業至中國投資或從事技術合作,2010年雖開放赴中國投資第二類電信事業,但經濟部公告之「在大陸地區從事投資或技術合作服務業禁止類經營項目」明確規定「涉及國人個人資料之事項或業務部門、業務功能及系統等,例如電信業者之用戶資料庫、客服系統/客服中心、帳務系統/帳務中心等,均限制不得移往大陸設置營運或於當地投資、合作」。

    事實上,經濟部於2002年核准某業者至中國投資「遠東網路信息(上海)有限公司」,僅准許該公司從事「經營電腦軟體服務業、資料處理服務業及網路資訊供應服務業務」,而非電信業務或電話客服中心業務。然而該公司網站卻大喇喇地說明該公司「業務內容含呼出合呼入,專業從事電信業金融業及零售行業高端客戶之呼叫中心外包服務」,且該公司於上海求才網站登記之求才項目為各類電話客服人員,並記載該公司「主要從事两岸電信業高端客户呼叫中心外包服務,包括客户服務、帳款服務、客户關係管理等各類外包服務及電信增值業務,公司業務遍及兩岸三地。」,明顯違反經濟部前述之規定,經濟部竟未依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86條之規定加以處罰、命業者停止違法行為,任令國人就業機會流失及個人資料違法傳輸中國,顯有重大失職。

    三、要求行政院命各行政機關及公營事業於決算報告中說明身心障礙者權益保護法第四十六條之一執行情形,如未達法定比例,應由監察院追究責任。

    【 聯合聲明】關切中國司法不公,抗議台灣政府袖手旁觀

    張貼者:2011年7月24日 下午10:03administrator csawa

    台灣人權促進會、兩岸協議監督聯盟、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共同聲明

    上個月(6月23日)國際特赦組織總部(Amnesty International)針對二位在中國面臨死刑執行的個案,發出了緊急救援聲明(197/11 Index: ASA 17/028/2011 China, http://www.amnesty.tw/?p=1174,),其中一位是台灣公民連松慶。AI的緊急救援聲明特別指出本案件的司法程序上有嚴重瑕 疵,尤其是關鍵證據的認定上未有一致的標準。

    當時台灣的救援團體曾主動發公文給台灣政府,包括:外交部、陸委會、法務部等部門,欲了解台灣政府對於本案的掌握情況,並要求政府積極介入關心。但 是三週後,政府部門陸續的回覆,卻頗有默契地互踢皮球、推卸責任,根本無感台灣公民人在國外的境遇。我們深感到無奈與憤怒,難道中華民國政府對於旅外公民 的重要基本人權遭剝奪,都無能有一絲作為嗎?

    國際司法平等互助原則,台灣政府卻袖手噤聲
    一般兩國間基於外交保護,對身處外國的本國人得以行使領事保護之權力,此即國際上「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的內涵。公約第36條明定,遇領館轄區內有國民受 逮捕或監禁或羈押候審,或受拘禁之情事,經其本人請求時,接受國主管當局應迅即通知派遣國領館。受逮捕、監禁、羈押或拘禁之人致領館之信件亦應由該當局迅 速遞交。領事官員有權探訪受監禁、羈押或拘禁之派遣國國民,與之交談或通訊,並代聘其法律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在1979年已簽署「維也納領事關係公 約」;而台灣政府也依其公約精神,擬定「處理涉外治安案件作業程序」。

    最近美國因反「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7月8日德州政府執行了墨西哥國民 Humberto Leal Garcia的死刑令,引發國際人權組織的抗議。Leal Garcia因姦殺案被捕時,美國政府未依「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規定,許可當事人請求領事協助,結果被告只能由一位曾因倫理問題被多次懲處的公設辯護人 代理案件,未享受到公平審判的保障。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Navi Pillay公開批評該判決違反國際法,尤其美國不遵守國際法院裁定,已經嚴重破壞美國對外關係。

    當台灣公民在海外遭遇到刑事逮捕、監禁或羈押候審時,所在國家皆應依「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之慣例,通知當地的台灣使館。但現在當遇上兩岸之間的 「特殊」情況,原本國際間通用的慣例卻無從引用落實,我們要問:台灣人民在大陸工作、學習、旅遊時,若遇到類似的遭遇,政府為人民做了什麼?

    即使在一國兩制的香港,依照「香港基本法」與「香港人權法條例」原則,與中國達成的司法互助協議,亦要求中國政府機關(包括公安部、人民檢察院和國 家安全部)應向香港特區政府,通報涉嫌犯罪的香港公民所面臨刑事起訴的情況。香港政府在接獲中國政府通報後,應通知被羈押香港居民之家屬,並有責任協助家 屬將其要求或申訴,轉達給中國政府。

    現在台灣公民連松慶在大陸觸犯刑法隨時面臨被處死的緊急情況,台灣政府卻始終非常消極迴避、漠不關心,連基本的資訊情報收集都沒有,更別說是提供台灣人民與家屬在中國必要的訴訟協助,為台灣公民爭取一個公平審判的機會。

    兩岸交流人權優先
    兩岸交流表面上看起來熱絡頻繁,但台灣公民的人身自由與身家財產,卻很可能成為現行中國司法制度下的祭品。台灣公民連松慶的個案,恐怕只是冰山的一角。 2009年簽署的「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並未納入人權理念,在中國大陸的台灣人民相關的刑事權利保障更是付之闕如。台灣官方要在這些實際 的個案中,理解人民的痛苦,主動提供遭遇類似情況的台灣家屬相關法律協助,且立即向中國政府提出以下三點要求:

    (一)主動提供在中國面臨刑事程序的台灣人民資訊,尤其是建立遭羈押的個案通報資訊平台。
    (二)允許我方官員、當事人家屬、人權團體代表探視我國籍嫌犯,並於偵查程序中選任辯護律師。
    (三)承諾提供我國籍嫌犯符合國際人權標準的司法程序保障。

    最後,我們仍不厭其煩地呼籲,台灣與中國雙方政府應盡速簽訂「人身安全及自由保障協定」:

    (一)「人身安全及自由保障協定」,應充分保障台灣人民在中國(以及中國人民在台灣)的人身安全及人身自由(包括拘留羈押的正當法律程序、辯護權、訴訟權益及受刑者人權等等);
    (二)雙方政府應互派人權專員(或護民官),有權在對岸探視己方受拘留羈押的公民、協助選任辯護人、向法院聲請提審;
    (三)提供符合國際人權標準的司法程序保障:雙方政府應互相承諾,當對方人民在己方受到刑事偵查、審判乃至刑罰時,均應提供符合國際人權標準的司法程序保障。

    唯有優先確認以人權保障為基本原則的兩岸協議,才有確保任何一位普通公民的基本權利不會在兩岸文化、制度、法規上的落差中,繼續淪為莫名其妙的犧牲品。

    ECFA一周年,台灣如何因應兩岸新局聲明稿

    張貼者:2011年6月28日 下午9:32administrator csawa


                               人權優先,深化民主,妥善因應自由化衝擊

    ---台灣如何因應2012年以後的兩岸新局

    2008年以來,在九二共識、外交休兵、國防休兵、兩岸關係國內化等基礎上,馬政府沾沾自喜於中台關係的大幅改善。然而這個「改善」的代價,卻是陳雲林來台的大規模警察暴力;公投審議委員會玩法否決ECFA公投;國會對兩岸協議的民主監督機制失靈;世界衛生組織文件將台灣定位為中國一省;台灣公民遭菲律賓遣送至中國,菲國法院重申一個中國原則,等一連串否定台灣主權,且侵害台灣人權、危害台灣民主體制的事件。最新的事件是台灣公民連松慶在證據矛盾的情況下遭中國法院宣判死刑,即將面臨死刑的執行,而整個審判過程,嚴重缺少正當法律程序的保障。

    另一方面,雖然有《零八憲章》的出現,但也在同一時期,中國的人權狀況不斷惡化。胡佳、高智晟、陳光誠,乃至於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著名藝術家艾未未等受到的不當拘禁、酷刑等,只是眾多人權侵犯案件中的著名個案。

    從公民社會的角度,我們固然期盼兩岸關係往良性和平方向發展,但是這一發展卻絕對不能僅是兩岸官方與資方的權力與利益交換,更須同時促進人權與民主制度價值的發展。相當遺憾的是,這四年來的發展趨勢卻似乎正好背道而馳。有鑑於此,我們提出如下的訴求:

    一、「先人權,後政治」,推動簽署兩岸人權協議:

    馬總統日前表示「人權是兩岸距離的指標」,蔡主席也說「應將人權條款置入與中國簽署的各項協議中」,馬總統於去年十月更曾倡言兩岸應以《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為共同點相互激勵。顯見朝野政治領袖在言詞上,都同意以「人權優先」做為兩岸關係的基本價值,並同意以兩項人權公約做為兩岸人權共識的基礎。然而,空有口號,不足以成事。我們呼籲馬總統及蔡主席在大選前做出以下承諾,讓我們相信台灣的下一任總統在兩岸關係的處理上,真的會以人權為念:()請承諾在未來兩岸談判的進程上,秉持「先人權,後政治」原則,在兩岸完成《基礎人權協議》的簽署前,不應進入軍事互信機制、和平協議、中程協議等政治談判。()請就目前兩岸洽談中的投資保障協議及核安協議,提出應納入人權條款的具體條文主張。

    針對未來兩岸談判的新局,我們主張依序推動:

    1.          兩岸互派人權專員(或觀察員、代表等)。為了促進相互的人權瞭解與保障,兩岸政府應互派人權專員,並有權在對岸探視己方受拘留羈押的公民、協助選任辯護人、向法院聲請提審等。

    2.          人身安全、自由、財產保障與正當法律程序應優先落實。兩岸應優先處理雙方人民在對岸生活的人身自由安全與財產保障問題,其中最重要的當然是公權力(主要包括行政權與司法權)行使的正當法律程序保障,且受保障的對象絕對不能侷限於投保協議中的投資者、員工與隨行家屬,應擴及探親、求學、旅行及就業等所有公民,包括不受酷刑與過當刑罰的權利。可先透過簽署「人身自由保障協議」的方式進行。

    3.          簽署兩岸《基礎人權協議》。台灣應提出要求,以正式文件與中國形成人權憲章的關係架構。具體實踐,可以逐步透過人權備忘錄、人權公報,進而簽署兩岸《基礎人權協議》,以落實兩岸關係人權憲章的理念。

    此外,台灣應由政府出資,以基金會或其他公益組織形式,邀請民間團體共同組成「兩岸人權觀察保障機制」,建立一個長期性的,觀察、關心、協助提升兩岸人權保障水準的民間機構。這一機制建立,不需要透過兩岸協議或備忘錄,因此應該儘速成立。

    二、制定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強化國會與公民監督:

    2012大選無論藍綠誰勝出,兩岸關係與中國因素都將成為台灣民主體制與新任總統的嚴峻挑戰。如果蔡英文主席當選總統,將如何處理民進黨政策、選民意向與前朝政策間的巨大落差?當新政府重新檢討兩岸政策時,民進黨是要相信選上總統就可以決定一切的「零和」原則,還是要服膺多元、包容、溝通對話、權力制衡的民主原則?如何避免中國政府操縱、介入、利用台灣的朝野對立與社會分歧?如果馬英九總統連任成功,恰逢胡錦濤將於2012下半年及2013上半年分別卸任中共黨總書記及中國國家主席,面對中國一再要求進行兩岸政治談判,一個不再連任、沒有總統大選作為民主安全閥的馬政府,要如何與即將卸任、急於留下歷史地位的「胡溫體制」相周旋?還是要加速對中國的依賴與傾斜,依「連胡公報」談判進程,由軍事互信機制、和平協議到兩岸最終解決方案,由經濟整合到政治統一?    

    我們認為民主是台灣社會的最大資產,也是台灣的最佳防線。在兩岸關係的處理上,無論誰當選總統,唯有深化民主,經由公民參與、社會對話、國會監督以及必要時公民投票所整合出來的台灣民意與高度共識,方能因應2012年以後兩岸關係與中國因素的新挑戰。因此,我們主張:

    1.          制定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兩岸協議涉及人民權利義務與國家財政經濟重大事項,其重要性絕不亞於我國與邦交國所簽訂的「條約」,然而,現行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僅以兩個條文規範其簽訂事宜,已不敷實際需求。應參照藍綠執政時行政院(2011年院長吳敦義,2005年院長謝長廷)提出之《條約締結法草案》體例,另訂專法規範。

    2.          強化國會與公民監督:現行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對於何種協議須國會審議生效,規範過於空洞,對於國會審議的權限(可否修正、附保留或只能全案表決),審議程序(逕付二讀、聽證),以及國會的事前監督程序,更付諸闕如,造成朝野嚴重衝突及社會對立,應於監督條例中立法予以明定。行政部門尤應落實資訊公開:洽簽中協議,縱使不公開草案,但協議的議題、範疇、可能涉及的利害關係群體、可能影響之評估,應予公開,以維護民主體制的正常運作並強化公民監督。

    3.          審慎納入公民複決機制:對於重大影響台灣前途或社會嚴重對立分歧事項,例如軍事互信機制、和平協議、中程協議、政治談判等,應比照離島建設條例的博弈條款,於監督條例中立法明訂須經公民複決,方能生效。

    我們並主張檢討廢除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對行政機關的空白授權規定

    三、推動以就業成長為導向的公共政策,妥善因應自由化衝擊:         

    ECFA簽訂滿一周年之際,台灣的就業市場持續惡化,低薪與不穩定工作機會充斥,長期失業者持續增加,非勞動力人數屢創歷史新高,勞動參與率也持續下降。馬政府為GDP的成長雀躍,卻始終不願意面對在大量三角貿易下,納入國內生產毛額統計的企業營收,有相當高的比例是在中國或東南亞國家生產,對於國內勞工就業,並沒有幫助。去年上市上櫃公司對中國投資增加1150億元,創下歷史新高紀錄。19982007年,累計投資中國649億美元,從2008年至今三年間,更增加了324億美元,由此可見,近幾年資本加速外移中國。資本的外移,代表著工作機會的流失,而兩國間關稅障礙的去除,資本更快速自由地流動,意味著就業市場的更不穩定。

    雖然,20102月行政院為因應簽訂ECFA的衝擊,通過「因應貿易自由化產業調整支援方案」,分十年共編列950億元,而勞委會也完成「因應貿易自由化敏感產業勞工就業發展與協助方案」,預計編列350億元的預算成立調整基金,協助產業受進口衝擊而失業的勞工,並於20116月公布「因應貿易自由化就業協助措施補助要點」。但是,這些協助方案,完全是臨時性的行政命令,法律層級低,不受立法院監督,行政部門可隨時任意變更規定及用途。其次,950億元方案是依照「進口損害」救濟的傳統思維,必須由廠商申請經貿調會審查,但對於因資本外移對勞工的衝擊,毫無著墨。而其制定過程更未諮詢勞工意見。因此我們主張:

    1.          應推動以就業成長為導向的公共政策,揚棄以GDP成長為目標的舊思維。

    2.          舉辦公民會議,以公民審議之方式,重新檢討行政院「因應貿易自由化產業調整支援方案」及「因應貿易自由化就業協助措施補助要點」。

    3.          落實就業影響評估,行政院應確實執行立法院之決議「行政機關依據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之授權發布行政命令及各項公告,涉及我國民眾就業,應先進行『就業影響評估』,邀請勞工代表與專家學者參與,評估政策對各產業、地域、性別、職務工作者的就業衝擊及其因應措施,『就業影響評估』報告應在行政命令或公告發布前三十日,送立法院備查。」

    中資銀行登台 台幹恐遭追稅

    張貼者:2011年6月9日 上午1:35administrator csawa

    (文:賴中強律師,「兩岸協議」監督聯盟召集人)

    中資銀行在台辦事處最快將在九月底升格為分行,而中資參股本地銀行擔任董事,也即將在下半年成行。如何避免中資銀行、中資董事濫用聯徵中心資料及銀行授信資料,政府至今仍未提出有效方法。姑且不論中資外洩的銀行資料,可能成為中國政府打擊綠營政治人物、威脅藍營政治人物的籌碼,影響層面最廣的,恐怕是上百萬台商及台幹將面臨中國政府追稅的風險。

    台商在兩岸佈局,國人往返兩岸工作,由台灣母公司支薪或兼領台灣及中國關係企業兩份薪水的情形至為常見。許多國人是將在台灣領的薪水在台灣報稅、在中國領的薪水在中國報稅,然而,這樣的申報卻可能被中國政府認定為逃漏稅。

    依據中國國家稅務總局一九九五年第一二五號及一九九四年第一四八號通知規定:「個人分別在中國境內和境外企業、機構兼任職務的,不論其工資、薪金是否按職務分別確定,均應就其取得的工資薪金『總額』,按其實際在中國境內的工作期間確定納稅。」台幹只要一年內在中國工作期間累計達九十天,而沒有向中國政府申報「在中國境內工作期間所取得由台灣企業支付的薪資」,就構成逃漏稅,將面臨中國政府追稅,甚至依中國刑法第二○一條「危害稅收徵管罪」,可能被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過去,由於兩岸金融機構的不往來,且租稅互助協定尚未簽署,所以中國政府不易取得台幹在台灣領薪的資料。未來中資分行、中資董事可以取得台灣企業的授信資料,其中公司財務報告只要記載與對岸關係企業間的「關係人交易」、「權利金或研發費用」、「發行認股權憑證予子公司員工」,就可能成為中國政府認定該企業的台幹們有在台灣支薪並追稅的依據。

    馬政府說聯徵中心及銀行對信用資料會有很好的控管,然而,中資銀行還沒有登台,一個銀行襄理就可以取得二十萬筆個資及邱義仁的刷卡資料,法院最後判刑六個月,還可以易科罰金。那對於完全不受「個人」資料保護法保護的「企業」財務報告,我們又將如何相信不會被外洩或濫用呢?

    (本文原為 2011/6/7 自由時報投書)

     



    ~距離中資銀行取得您的個資還剩129天~抗議聯合徵信中心記者會

    張貼者:2011年5月15日 下午9:00administrator csawa   [ 已更新 2011年5月15日 下午9:07 ]

    聯合徵信中心是獨步全球的大怪獸

         如同小說《一九八四》裡的極權社會,台灣的「聯合徵信中心」是世界絕無僅有的大怪獸,自一九七五年開始,「牠」全面且壟斷地記錄著全體國人、企業與銀行間的往來,資料覆蓋率高達百分之百。包括:您向哪家銀行借多少錢,抵押物、保證人、還款及違約狀況?您在哪幾家銀行辦信用卡、附卡持卡人是誰、每月刷卡及還款狀況、未償還餘額多少?任何一家銀行,就算不是您的原往來銀行,只要在聯徵中心的電腦查詢系統上聲稱「取得當事人書面同意」,聯徵中心就會開放信用財務資料下載。

         聯徵中心聲稱所有資料的搜集都是在當事人同意的前提下進行,會員查詢也必須取得當事人的同意書。然而,聯徵中心沒有告訴我們的,是我們在申辦信用卡或申請貸款時,不曾細看的文字中,有一行要求同意銀行向聯合徵信中心查調資料,同時未來的貸款、信用資料也會登錄建檔在聯徵中心的資料庫中,供其他銀行查詢。聯徵中心也沒有告訴我們:聯徵中心的運作,基本上是靠會員自律,聯徵中心僅進行相當有限的實地查核。

        中資銀行來台,加深國人對聯徵中心資料濫用的疑慮,但是我們認為,根本的問題在於聯徵中心運作欠缺法律層次的規範,欠缺有效的外部監督。

    我們對聯徵中心自律機制的質疑

    一、面對國人的疑慮,金管會於201011日發布新聞稿誇稱:「查詢當時即由系統線上即時比對,另設定線上查詢量控管,並於查詢後24小時內立即辦理全面查核」。但是,真實的情形卻不是如此,金管會說法是將「原業務往來」與「新業務申請」混為一談。依據聯徵中心的作業規範,銀行要查詢任何個人或企業的財務信用資料,只要在電腦系統上勾選「新業務申請」「取得當事人書面同意」,聯徵中心就會開放資料下載;聯徵中心不會「事先」要求銀行出示當事人同意書,「事後」也不會逐一到銀行進行實地查核確認有無同意書,更不會向當事人求證,比對同意書上的印文、簽名是否真實。如此依靠會員自律的使用查詢資料庫,要如何確保民眾的信用及財務資料沒有被濫用? 聯徵中心及金管會為何不向國人坦誠說明?

    二、請聯徵中心公布,去年(2010)全年,全體會員以「新業務申請」「取得當事人書面同意」為由申請查詢個人或企業聯徵資料的「總查詢筆數」有多少?其中,聯徵中心進行事後勾稽,要求會員自行進行「指定查核」的筆數有多少?而聯徵中心到銀行進行「實地查核」的筆數又有多少?請問這麼低的實地查核比例,足以嚇阻銀行違法查詢國人的財務信用資料嗎?

    三、外界普遍認為銀行進行違規查詢的實際情形,遠遠多於違規被發現並處罰的案例,因為很多當事人的聯徵資料被違規查詢,當事人渾然不知。當銀行勾選「新業務申請」「取得當事人書面同意」,為什麼聯徵中心不願意事後逐一通知被查詢當事人,讓當事人知情並確認請聯徵中心明確答覆:對於銀行以「新業務申請」為由查詢資料時,聯徵中心到底有沒有進行「線上即時比對」「線上即時監控」?如何進行?


    距離中資銀行取得您的個資還剩129

        金管會一再強調「陸銀辦事處」不能使用聯徵中心資料。但是,依ECFA兩岸金融服務業開放清單的承諾,陸銀辦事處設立一年後,可升格為「陸銀在台分行」,成為聯徵中心會員,取得我們的信用財務資料。這個期限即將在今年九月二十四日到來:

     

    陸資銀行

    金管會核准籌設日期

    實際設立日期

    預計可升格為分行之最早日期

    中國銀行在台代表人辦事處

    2010/9/23金管會

    321次委員會會議通過

    2010/9/24

    2011/9/24

    交通銀行在台代表人辦事處

    2010/9/23金管會

    321次委員會會議通過

    2010/9/24

    2011/9/24

    招商銀行在台代表人辦事處

    2010/10/28金管會第326次委員會會議通過

    2011/3/15

    2012/3/15

    中國建設銀行在台代表人辦事處

    2011/3/17金管會

    346次委員會會議通過

    2011/4/8

    2012/4/8

     

        從過去金管會裁罰案件看來,銀行業者違法查詢、外洩個資的情況,層出不窮,舉凡本國銀行或外商在台分行,都曾被發現違規,但聯徵中心僅能處罰違規會員暫停一段期間的查詢權限,根本達不到嚇阻違規的效果。如果說,本國銀行都有這麼多的違規使用事件發生,我們又要如何信賴中國銀行會乖乖遵守自律機制?確實是到了我們應該回頭來檢討這個在《個資法》之前就誕生的大怪獸的時候了。

    我們要求:

    一、   
    立法規範聯徵中心!
    二、   
    建立有效外部監督!

    2011台權會雜誌TAHR PAS春季號:兩岸協議與人權對話機制

    張貼者:2011年3月28日 下午10:40administrator csawa   [ 已更新 2011年3月28日 下午11:12 ]

    主角缺席的專題演講

    [主編的話] 賴中強律師(台灣人權促進會執委、兩岸協議監督聯盟召集人)

    去年12月1日,「兩岸協議」監督聯盟、兩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守護民主平台、澄社共同舉辦《兩公約、兩岸人權與兩岸協議論壇》,並由台權會籌備各項活動。 此次論壇之前,適逢挪威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宣布將2010年和平獎頒發予中國民運人士劉曉波,也適逢第六次江陳會前雙方密集討論《醫藥衛生合作協議》《投 資保障協議》,各團體乃決定以此做為起點推動「兩岸協議人權對話機制」。

    早於11月22日,兩督盟即公開邀請馬總統出席12月2日論壇,並以「兩公約做為兩岸共同點,相互激勵,從年底兩項協議做起」為題目,發表專題演講,並說 明「兩岸投資保障協議應如何保障人身自由及勞工工作權;兩岸醫藥衛生合作協議應如何杜絕非法人體試驗」,以呼應其10月9日的公開發言1。可惜如同諾貝爾 和平獎頒獎典禮上的「空椅子」,專題演講的主角缺席了。劉曉波的缺席,係出於獨裁政權的禁錮,然而,馬總統的缺席,則是反應其言行不一。

    另人欣慰的,反而是論壇後的次日,立法院在野黨籍衛環委員會召集人劉建國、經濟委員會召集人翁金珠,分別以報告「兩岸醫療衛生合作協議洽簽進度、議題範 疇、草案內容,及該協議所涉醫療人權、受試者權益問題」、報告「與中國洽簽投資保障協議之進度、議題範疇、草案內容及要求中國如何落實『公民與政治權利國 際公約』、『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以保障人身安全自由」為題,要求行政院官員進行專案報告並備詢。這兩個會議,為兩岸協議的「國會事前監督」以及 人權對話機制,開啟了可能性。

    本專輯的第一篇文章:《零八憲章與中國批准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展望》,是12月1日論壇記錄的整理。《兩岸醫藥衛生合作協議與受試者人權》、《兩岸 投資保障協議與人身自由》兩篇文章,記錄去年底兩項協議人權議題各方攻防情形。徐斯儉老師文章《兩岸人權可以如何對話》、廖福特老師文章《歐盟與中國人權 對話機制》,則在理論上提供了更寬廣的視野。



    1-10 of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