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 ‎

降價,時間帶對等,檢討談判模式!

張貼者:2011年1月17日 下午8:02administrator csawa   [ 已更新 2011年1月17日 下午8:12 ]

兩督盟對兩岸民航談判的三點意見

監察院於112通過對交通部的糾正案,糾正文指出「兩岸直航部分航線班機不足、票價過高等問題..引發民怨,又讓社會大眾對航空業者是否聯合壟斷票價產生疑慮」。

一、引進國際競爭,促使兩岸民航業者降價:

「兩岸協議」監督聯盟(簡稱:兩督盟)認為:兩岸航班票價居高不下,最主要的原因是欠缺競爭。「台北-首爾」間定期航班,除了台灣(華航、長榮)與韓國(大韓、韓亞)雙方民航業者外,還有第三方:國泰航空及泰國航空參與競爭;「

-東京」間定期航班,除了台灣(華航、長榮)與日本(日航、全日空)雙方民航業者外,另有第三方:西北航空、達美航空、美國聯合航空、國泰航空參與競即使是「台北-香港」間定期航班,也有第三方泰國航空參與競爭。反觀,兩岸間之航班,被定位為「具有兩岸特色之兩岸航線」,目前僅有兩岸民航業者獲准經營,一味強調「兩岸特色/兩岸航線」,容易形成票價的「聯合壟斷」,兩督盟主張應引進國際競爭,引導兩岸民航業者降價

兩督盟認為,唯有增加競爭,提高供給,才是促使兩岸民航業者降價的正途,至於民航局14日新聞稿稱春節期間紅眼航班會「請」業者提供「票面價格」六折的優惠,非紅眼航班也會有較往年為佳的優惠,我們認為這並非長期、治本的方法。而且,消費者都知道所謂「票面價格(全額票)」,原本即恆低於平日售價。

二、「民皮官骨」的談判模式,有利益衝突/官民分際不清的疑慮:

兩督盟觀察發現,兩岸民航談判是由「台北市航空運輸商業同業公會」與「中国航空运输协会海峡两岸航空运输交流委员会」採行「民皮官骨」的談判模式,我方民航局官員以台北市航空運輸商業同業公會」顧問名義上談判桌,對岸官員亦是如此。

        然而,「台北市航空運輸商業同業公會」就是由中華航空、華信航空、長榮航空、立榮航空、復興航空、遠東航空六家民航業者組成,「中国航空运输协会」也是由中國航空、中國東方航空、中國南方航空、上海航空、廈門航空、深圳航空、海南航空、四川航空等業者所組成,其成立宗旨本在維護業界的利益,與消費大眾利益及公共福祉間原本即存在一定的衝突。

       更嚴重地,以兩岸民航業者組成的協會做為兩岸民航談判主體,現竟「球員兼裁判」「劃地為王」,彼此約定只有兩岸民航業者可以經營兩岸航線,第三方不得經營,已經違背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四條之四:受託民間團體「其代表人及處理受託事務之人員,於受託處理事務時,負有與公務員相同之利益迴避義務。」,及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第七條:「公職人員不得假借職務上之權力、機會或方法,圖其本人或關係人之利益。」等規定。

       雖然,「台北市航空運輸商業同業公會」的顧問實質上是民航局官員,但是,民航局官員決策時是否受「台北市航空運輸商業同業公會」影響?民航局官員談判時,是把業者的利益還是消費者的利益放在優先順位?兩督盟主張民航局應公布過去四次兩岸航空運輸溝通工作會議前後,民航局與「台北市航空運輸商業同業公會」及六家民航業者間之所有會談記錄與往來文件,立法院交通委員會亦當成立調閱小組加以監督,以昭公信!

三、「民皮官骨」談判模式下的不平等條約:

(一)無錫有軍事機密,清泉崗就沒有嗎?

2010122829日兩岸春節加班機協商會議在台中桂冠飯店舉行(兩岸第四次航空運輸溝通工作會議)。會中,除就春節加班機協商外,雙方並同意「新增無錫、徐州、泉州及三亞4個客運航點,並於春節期間先行開放飛航春節包機」。我方竟答應中方:因無錫為大陸軍民共用機場,春節期間僅限大陸航空公司飛航包機(中央社新聞)。事實上就軍民共用機場的考量而言,我方並未曾以松山機場有「空軍松山機地」、桃園大園機場有「海軍航空指揮部桃園基地」,台中機場有「空軍清泉崗機地」,而限制僅有台灣民航業者可飛行。中方提出此要求,已打破兩岸平等協商原則,難道無錫有軍事機密,清泉崗就沒有嗎大陸空軍基地是軍事機密,台灣空軍基地就不算嗎?如此不平等條約,我方官員竟答應,完全與馬政府高唱的「對等」「尊嚴」原則相背離

       此一不平等條款下,亦涉及巨大的經濟利益,據媒體報導,由於上海的時間帶不符旅客期待,距離上海相當近的無錫,成為大上海地區台商返台的首選,東航與深航在1月20 日至2月17日的春節疏運期間,每天至少飛航一班,總計53班,而且時間是上午10時30分起飛,不含稅費售價人民幣3,600元(約新台幣1.62萬元),頗受台商歡迎。此53班即占兩岸春節加班機的五分之一(53/ 270),東航與深航在獨門生意下,成為此次春節加班機的最大獲利者。
(二)兩岸紅眼航班比例501

         兩岸民航主管機關在1月14日核定兩岸業者申請的春節加班機,雙方業者共申請270班加班機,中方民航業者獲核准183班,我方民航業者獲核准87班,但我方業者經過評估後,上週五傍晚開放預訂的班次僅60班,而其中有27班都是深夜起飛,半夜回到台灣的紅眼航班,包括:上海浦東14班,杭州4班,深圳9班。其中,杭州及深圳所有班次都是紅眼,上海則是超過四成。大陸籍航空公司部分,僅極少數主動申請的紅眼航班。其他時段都是正常起降。依此計算,兩岸民航業者時間帶分配不對等的情形極為嚴重,我方紅眼航班比例約為中方的五十倍!明顯不對等!據公視報導,旅遊業者表示,今年春節加班機因為開賣太晚,時段不好,價格又貴,開放網路訂位之後,銷售狀況並不熱烈,也有航空業者透露,紅眼時段的班機旅客搭乘意願低,如果訂位狀況不理想,可能會併班,實際飛航的加班機,民眾訂位前,記得要先確認。


(三)我們的憂慮:「台北市航空運輸商業同業公會」的「顧問」,
能否維護國家尊嚴與國民權益?

2009年下半年以來,台北市航空運輸商業同業公會」與「中国航空运输协会海峡两岸航空运输交流委员会」以「民皮官骨」的方式進行多次談判,在這些談判中,我國民航局官員係以台北市航空運輸商業同業公會」顧問名義上談判桌,但是這樣的「顧問」模式能否維護國家尊嚴,能否堅持對等協商原則,能否站在國家整體利益的全局上維護國民權益,而不陷入業管機關的本位立場?能否釐清與民航業者間的利益衝突、官民分際?談判前是否接受行政院與陸委會的節制?談判過程與結果是否接受國會監督?都令人高度懷疑。陸委會及交通部,就兩督盟前開質疑,有必要公開說明、回應

 

Comments